气冲星河第0386章挑衅反击

来自:南京宠物网  |  2020年08月09日

气冲星河 第0386章 挑衅,反击

刚到东‘门’,便听到一个‘阴’冷的声音道:“韦翼?听说你是星罗殿年轻一代最杰出格人物?我看也不过如此。你守在这里,便以为可以阻挡我们进城么?”

韦翼淡然道:“我守在这里,并不是要阻挡你们进城,而是请各位出示你们的身份凭据。帝都人杂,总不能放进别有用心的人才是。

那‘阴’冷的声音冷笑一声:“身份凭据?那也得你够资格查看才行。韦\},莫说我小看你,凭你,却还真是不配!”

韦翼没有急着开口,赵牧之的声音却是先传过来:“韦师兄,莫跟这厮废话,再咱们大罗帝国的地盘,反倒论起资格来了。当真是莫名其妙。”

秦无双慢慢走出城来,却不急着冒头,而是在人群后面,冷眼朝那一群人看去。这群人一身服饰,尽是火红之‘色’。秦无双乍一看,心里突地一跳,这些人的服饰打扮,分明就是九宫派弟子!

在场当中,秦无双曾经在天池帝国与九宫派弟子打过几次‘交’道,自然认得。而韦翼等人,却从未与九宫派弟子打过‘交’道,因此反而不认识。“九宫派弟子,竟然明日张胆来这里?”秦无双念头急转,大为不解“他们想干什么?”

要知道,星罗殿与九宫派发生了那一场大战,双方显然已经结下了血海深仇,关系不可能修复。

而九宫派那一战‘精’英丧了十之八九,伤筋动骨,没个几十年根本无法恢复元气。按理说,经过如此重创的九宫派,理应韬光养晦才对。为什么九宫派的弟子,却是如此大摇大摆到大罗帝国来?

看这批人,一个个实力不凡,虽然人数不多,只有六人,但秦无双一眼看去,却是没有一个初灵武境的,尽然一个个都是中灵武境的。而为头那个,更似乎有着高灵武境的修为!

这批人,毫无疑问,必然是九宫派年青一代最杰出的存在。九宫派的核心弟子,却为什么到大罗帝国境内耒?

秦无双几乎不用深思,就知道这必然是九宫派开始出牌了。只是这手牌背后到底吐‘露’着一个怎样的信号,他却不得而知。

再看星罗殿这边,韦翼为头,有起牧之,陆少南,黄朝阳四人。实力与对方一比,显然是完全处于下风。

韦翼却是不慌不忙:“列为远到是客,韦某虽然不知道诸位来历,但观诸位气象不凡,必然是上品大帝国的大宗‘门’弟子。到我大罗帝国做客,本当以礼相待,但诸位如此霸道,不免有以客欺主的嫌疑。”

九宫派为头那名年轻人嘿嘿冷笑:“便是以客欺主,那又如何?”

“好,既然如此,我星罗殿弟子唯有周旋到底。”韦翼脸‘色’十寒

先前温文儒雅的表情顿时一收,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森寒之‘色’。显然,他对这群人的嚣张气焰也走到了一个忍耐极限。

那为首之人哈哈大笑:“周旋?我便看你们怎么周旋!韦翼,别说我们欺负你,公平一点。就在这东城‘门’口。你我二人切磋一番。若你嬴了,我们六人屁都不放一个,立刻滚蛋。如果你输了,什么废话都别问,放我们进城,如何?”

运人竟然单刀直入,直接开口挑战韦翼。这等于是直接将了韦翼一军,用这样的口气挑战韦翼,让韦翼想推却都需要好好斟酌一下。

只是,如今的韦翼,再非三年前那个韦翼。三年来,有了秦无双的鞭策,他在心智方面的成熟,也是非常明显的。自然不会被这一句‘激’将法给‘弄’丢了分寸,冷眼打量了这六人几眼,口气却是淡淡说道:“我身为星罗殿弟子,这些日重大,若是每一批进城的人都要找我切磋一下,那我便有一百个分身,也不够用。阁下此举,是想故意找麻烦是么?”“你就当我故意找麻烦。”那人倒也干脆。

韦翼点点头:“既然你要诚心找麻烦,闹得灰头土脸时,不会向宗‘门’的长辈哭诉求告吧?”那人冷笑道:“只怕你去哭诉。”

韦翼悠然一笑:“我?谁告诉你,是我要陪你闹?秦师弟,既然来了,总不能一直看热闹吧?”

秦无双早知道韦翼发现了他,嘿嘿一笑,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,对着一干同‘门’拱手:“见过诸位师兄。”“秦师弟,你来了啊。”赵牧之大喜过望,走了上来“你这段时间不是闭关吗?怎么有空下山?”

“师‘门’正是用人之际,我不敢一个人独善其身啊。”秦无双开玩笑似的感■慨着,同时打量着那九宫派的弟子,口气里有着一丝玩味“几位师兄,你们可知这几个一身红袍的人,是来自何处么?”“秦师弟,你知道?”赵牧之瞥了那六人几眼,有着几分敌意。

“小弟有幸,曾在咱们大罗帝国边境的悬崖道上,见过几个和他们打扮相似的人,当时那几个人与天机宗的祝大中一起。准备狙击小弟来着。诸位师兄只怕想不到,这批人,便是九宫派的弟子!”“九宫派?”连韦翼都瘩出些许难以置信的眼神,望着那六个人的眼诊,有了更多的提防。

九宫派那六人被秦无双揭穿身份,又听他们称呼秦无双为“秦师弟”g然联想到了秦无双的身份。

“秦无双?”为头那名九宫派弟子口气冰冷,带着浓浓的敌意,目光里满是‘阴’森森的杀意。

“正是。”秦无双却是丝毫不惧。他连九宫派的高手都干掉过,更何况是这九宫派年轻一代的弟子。九宫派那六个弟子听他承认身份,表情都有些‘阴’霾闪过。

为头-那人哈哈一笑:“好,早听说星罗殿出了一个秦无双,很是妖孽,如今倒是闻名不如见面。秦无双,韦翼,你二人到底谁是主事的,挑一个能够拿主意的出来。”“我们星罗殿弟子,人人都可以拿主意。”秦无双抢先道。“好,那么你们大罗帝国册封上品帝国,我们赤龙大帝国的人,难道就没!格前来观礼吗?”那弟子口气一转,却是讲起了道理。

“如是来观礼,我们星罗殿自然欢迎之至。但若是来闹事,这事就得另说了。刚才阁下不是说,要彼此切磋一场吗?”秦无双淡淡道。

那为首一人冷笑道:“切磋一场?我正求之不得。秦无双,只听说你有一柄鸟弓,很是厉害。是否打算用它来对付我?”

秦无双淡然一笑:“你若是灵武大圆满,倒配得上我用那弓。但,你是灵武大圆满吗?”

这家伙刚才口口声声说星罗殿弟子,说韦翼没资格查探他的身份。秦无双是以牙还牙,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,也跟对方论起了资格。

那人倒是‘奸’猾,并不上当,哈哈一笑:“如果你不用那鸟弓,能在本身实力上胜过我,还是那句话,我们师兄弟六个,灰溜溜地滚蛋!”

秦无双口气森然:“灰溜溜的滚蛋?既然是来做客,何必灰溜溜的滚蛋?况且,如此赌注,未免太微不足道了些。

“哦?那你想赌多大?”那人饶有趣味,他是九宫派年青一代最强之人,一身修为更是高灵武境,在人类国度年青一代弟子中,他自问不会输给任何人。只要秦无双不用那神秀弓,他怎么都不觉得自己会输!

“我始终信奉那句话,辱人者人恒辱之。你们几个,大咧咧在迳里聚众闹事,分明是自取其辱。既然是自取其辱,我如果不满足你们,岂不是辜负了你们这几万里的辛苦跋涉?”秦无双口气悠然。

那人眼中厉芒电‘射’而过:“好一个自取其辱,我就看看,到底谁自取其辱。秦无双,赌注,你定!”

这九宫派六大弟子,敢这么肆无忌惮在此闹事,显然是有所依仗的。左天赐便是他们最大的依仗。这一次,左天赐亲自出马,一路低调,派年青一代弟子先来挫星罗殿的锐气,也是左天赐打击报复星罗殿的第一步。“赌注很简单,你若输了,你们同行六人便如狗一般,从这里爬进城‘门’里头去。”

秦无双口气里带着几分怨毒的意味。他亦看的出来,这是九宫派故意砸场子。既然九宫派出招了,不狠狠回击,如何能打出星罗殿的威风?便要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,才是正道!

那为首的弟子哈哈大笑:“那要是你输了呢?”

秦无双淡淡道:“我输了,如何处置,你来定。”

“好!”那人厉喝一声“也不占你便宜,你输了,你们在场的星罗殿弟子,都从我胯下钻过去,恭送我们进城!”

秦无双淡淡道:“好!”

那人却是挑拨离间,不怀好意问:“你确定,可以代表他们?”

韦翼和赵牧之却是异口同声:“星罗殿弟子,同进同退,一人说话,便可以代表所有弟子!”

九宫派那些弟子都是冷笑。他们对大师兄的实力太清楚了。大师兄的实力,比九宫派十二长老当中的大多数都更厉害。

星罗殿这种暴发户,就算有些凭仗,能有多大底蕴?这秦无双若不用那鸟弓,跟大师兄拿什么比?

月经有淤血怎么回事
广州上门换锁公司
小孩肚子涨拉肚子怎么办
友情链接